行业热点 | 信誉透支市场拒绝流量明星 专家建议对刷票房刷好评的作弊者实施信用惩戒

首页 > 娱乐 > 电视剧市场
来源:电视剧市场 发布日期:2019-02-11 17:22 浏览:19次

在演艺圈,有句话引用率极高,那就是茨威格所说的“那时候她还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眼下,用这句话来形容正在走向贬值的流量明星,正合适。近几年来,由流量明星引发的话题始终占据各种热搜。在我国全面加强诚信建设的今天,流量明星及其引发的数据造假等问题,正在引起全社会的重视,并遭到各方的抵制。2018年,因刷榜造假而失信,因反复透支而失效,流量艺人正在被市场与观众拒绝。对那些习惯于享受虚拟流量堆出红利泡沫的明星而言,贬值才刚刚开始。


2018年,于中国影视业而言,是一个特殊的年份。


有人将其称为“多事之年”,从范冰冰偷税8个多亿元引发补税大潮,到流量明星片酬被限、参与节目被控,再到刷量刷榜刷单造假等被密集曝光等,无一不在影视业掀起巨大的风波。


但“失望之冬”的另一面又是“希望之春”,这一年,影视业“阴阳合同”被重罚,偷税漏税遭遏制,“流量明星+数据水分”的营销模式走向失灵,规则在重建,刚性约束在增强,行业生态趋于健康发展的新气象正一一呈现出来。


那个对粉丝经济异常狂热、流量明星靠数据造假发家的市场正在成为过去。多位专家指出,监管部门应当继续加大执法查处的力度,并对作弊者实施信用惩戒。


环环相扣的造假


流量与数据,天然就是互联网的用词。


与影视业扯上关系,正是因为冠以“注意力经济”标签的互联网, 与影视业中的明星效应,太容易一拍即合了。加之看重经济利益的资本力量助推,越来越多的明星注重于经营自己在互联网上的数据,以其为自身价值尤其是商业价值的最好证明。


“流量明星”的概念与现象顺势而生——他们在观众尤其是年轻群体中享有超高人气和大批粉丝,能够吸引网络流量,备受市场追捧,占据一线商业资源。


粉丝经济无疑是流量明星现象出现的第一推手。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毫不讳言对“脑残粉”的担忧:“我们在国外很少看到‘洗脑式宗教式的追星’,但这一问题在当下的中国非常严重。他们有专门的团队组织,有口号,有统一的行动,这是非常可怕的。”


对于这些粉丝而言,“喜欢一个剧,往往不是因为这个剧的表演如何、社会效应如何、艺术价值如何,而是因为我的爱豆主演了。‘爱豆’演的戏,谁也不能批评,粉丝们还要利用一切规则,包括去刷单刷榜、做水军去评论、锁定某个院线不许撤场等等,来保护‘爱豆’。而这些行为中,有的是违反道德,有的是违反法律,对内丧失的是别人尊重的价值,对外丧失的是诚信,这是一个特别严重的社会现象。”朱巍说。


有观众爱看,有关注度,还有不惜一切的“助力”,自然就有所谓“爆款”的制造动力。随着大量热钱的涌入,为追逐短期经济效益,而完全依靠流量数据来选取演员的做法日益在影视圈中盛行。流量明星一时间风头无两,片约不断,甚至发生一天轧几场戏的怪象,随之便产生了“数字小姐”“抠图明星”“烂片之王”等各色称号。


影视剧编剧宋方金曾于2017年“卧底”横店,撰文揭开很多电视剧拍摄过程中的秘密:谁红就签谁,根本不管这个演员适不适合这个角色,有流量就行;剧本创作周期由演员档期决定,演员明天有档期,剧本今天就必须出来,谁管你质量好坏,演员自带流量,就相当于自带收视率、票房;很多演员台词不背、戏不搭,单独录各种各样的表情,表情拍完后,剩下的就是替身的工作了;后期“万能”,没有同期声、没有实景拍摄、没有演员到场,所有的换景、抠图、合成、特效都靠后期制作……


造假到此并未结束,待播出时新的造假又开始了。一些播出机构在购剧合同中,将收视率与购片价格挂钩,诱导制作机构去买收视率。


2018年9月15日,电视剧《娘道》播出期间,导演郭靖宇发布微博长文,炮轰收视率造假:有电视台要求电视剧制作方把收视率“做”上去,否则不买剧;有制作方因为没买收视率,结果剧集收视率太低被电视台腰斩……令郭靖宇不能接受的是,《娘道》卖给电视台的价格不过130万元一集,而买收视率就要花90万元一集。这意味着,80集的剧,他要花7200万元专门用于购买收视率。


此外,视频网站为了吸引更多广告和会员,也在购买自制影视作品时以是否有流量明星出演作为重要衡量标准,或是以点击量进行排名。在这种情况下,某网剧点击量高达几百亿,远超全球人口总数。


“微博热搜”“话题榜”等专门用于刷流量的黑灰产业也应运而生,在电商平台上随意搜索,“总有一款适合你”。


环环相扣的造假,各方力量的合谋,使流量明星被推上了“神坛”,反过来又进一步助长了数据造假的气焰,形成一个闭合的恶性循环。


劣币在驱逐良币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指出,票房数据、奖项、排名等直接关系到影视或音乐的制作方、明星以及经纪公司等多方的商业利益,而这些数据在很多情况下又处于信息不透明、缺乏权威第三方的状态,加上刷单、刷榜等行为相对隐蔽、违法成本低,因此,部分相关利益主体难以抑制作弊的冲动。


除此之外,有些粉丝缺乏理性认识,盲目追星,为了支持自己的偶像自发进行刷单、刷榜,而互联网又给其提供了便利。“但是,这些行为不仅涉嫌违法,也违背基本的诚信原则。”赵占领说。


朱巍认为,归根结底,问题还是出在评价机制上。“我国现在对电视、艺术等相关奖项的评奖主要是靠数据化的,这也反映在我们的朋友圈里常常出现的投票上。这种评价方式看似公平,实际上特别不公平,在一定程度上也催生了更多利用已有规则进行数据造假的行为。”


造假成本巨大,一如其所造成损失之巨大。且不说某片被粉丝锁场的场次高达数万场,使同期上映的其他影片排片受到影响,令影院蒙受巨大经济损失。单从影视业自身的发展来看,一部影视作品甚至要拿出上百万元购买流量,以及流量明星的天价片酬上,反而没有多少钱可用在精良制作上,最后产出的是表面上星光熠熠实则空洞肤浅的粗糙作品。


仔细揣摩演技的实力派演员逐渐被边缘化,无戏可演,流量明星则受到追捧,片酬跟着造假数据水涨船高,不断飙涨。“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比比皆是。


用北京交通大学语言与传播学院副教授文卫华的话来讲,“数据造假,养肥了网络水军产业,却饿瘦了艺术创作。”


太原师范学院文学院院长薛晋文指出,表面上看起来在这个小圈子里实现了共赢:制片方、广告商、平台方和经纪公司得到了经济利益,流量明星获得了更多演艺资源,粉丝有了更多接触偶像的机会,但实际上造假行为却对诚信声誉、评价标准等行业基础因素构成严重干扰,在影视界乃至社会层面造成恶劣影响。


2018年11月的某流量艺人登上美国音乐排行榜榜首宝座事件,就凸显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这位艺人新专辑上线短短一天时间内,就通过粉丝打榜,登上了美国iTunes榜单第一,且相关数据居然是排名第二的国际知名流行歌手Lady Gaga的数百倍,这位歌手的名字和“中国水军”因此被推上了推特的热搜。


“中国水军攻克美国排行榜这种情况需要反思,它让别人怀疑我们的智商,更怀疑中国的数据造假。”朱巍说,在此事件中,互联网的规则被很多人搞坏了。同时,正是因为水军和刷手的存在,让互联网民情和民意割裂了,互联网水军、各种粉丝组织,再加上自媒体矩阵,让网络舆情阵地混乱不堪,民意被掩盖,虚假舆情却层出不穷。


影视行业的数据造假所带来的影响不止于这个领域。赵占领指出,影视行业属于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市场经济就是诚信经济、法治经济。票房数据、奖项、排名等方面的作弊行为,虽然短期内使部分利益主体受益,但是破坏了整个市场环境,影响到整个影视行业的声誉,甚至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最终损害的是整个行业的健康、长远发展。


“影视行业属于文化产业,在谋取正当商业利益的同时,也担负着弘扬社会主流价值观的职责和使命。作弊行为本身就有悖社会主流价值观,靠作弊而获得影响力的机构或明星个人,根本无法尽到其应尽的社会责任。”赵占领说。


流量在脱水退潮


赵占领认为,票房数据、奖项、排名等方面的作弊行为,破坏了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也损害了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属于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如果存在虚构交易行为,比如刷票房、在订票网站刷好评,则直接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和电子商务法的规定,属于以虚构交易、编造用户评价等方式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对此,监管部门应当加大执法查处的力度,以净化市场环境,维护其他经营者和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除了法律惩处之外,建议对于作弊者实施信用惩戒,将严重违规者列入失信黑名单中。


赵占领强调,对于票房数据等应该由权威、客观的第三方进行统计和监督,以保证数据的准确性。对于各种数据、排名,社会各界也应当理性看待,其标准往往相对单一或有限,并不足以评判影视剧、音乐的质量或口碑。


朱巍也认为,要从根本上杜绝数据造假现象,就要改变评价机制,比如要避免纯粹靠点击量进行排行。


“监管方必须对影视业的粉丝助力造假现象引起重视。”朱巍指出,如果没有特别有效的控制和监管的话,它对中国整个社会(包括影视业、互联网、舆情阵地等)的负面影响会很大。可以对“脑残粉”的出格言论进行处罚,对他们的一些违法活动,如锁定院线、充当水军刷榜等行为进行有效监管。


好在影视数据造假阻碍行业发展已是共识,业内众多人士都曾公开发声抵制,有的还在全国两会形成相关提案;优酷、爱奇艺等视频网站目前也已宣布关闭前台播放量显示,告别“唯流量论”。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出自影视剧中的话,如今正应验在影视业自己身上。流量明星连带数据造假的一路狂奔,在2018年终于有了戛然而止的迹象。


2018年12月26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宣布,广播电视节目收视综合评价大数据系统基本建成并开通试运行。这一系统可以反映影视节目、各个时段的收视情况,被看作未来的“官方收视率”。让收视数据成为公共数据,此举被视为根治影视数据造假的重要一步。


打击电视剧收视率造假方面,官方也已亮剑。针对郭靖宇的爆料,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文称,“针对收视率问题的舆情和反映,国家广电总局相关负责同志9月16日表示,已采取相关措施,并会同有关方面抓紧开展调查,一经查实违法违规问题,必将严肃处理。”


2018年12月,教育部、中宣部联合发文,将影视教育纳入学校教育教学计划,引导学生深入学习影视作品中的英雄人物、先进人物和美好事物,正确看待影视从业人员,不盲目追星。


“流量”的“脱水”与“退潮”现象也逐渐出现,很多观众不再单纯为明星、内容甚至话题买单,而是更加看重作品的品质。2018年,流量明星的日子开始变得不太好过,他们的价值正在断崖式下跌。


“刷”出来的流量终究是不靠谱的,当市场已开始拒绝流量明星时,诚实信用原则再次回归统治这个领域,影视业的春天也正在到来。


依靠传播数据造假,看似能够营造出“炙手可热”“粉丝拥簇”的“流量明星”的繁华景象,也可能在短时期名利双收,但这种缺乏诚信、透支信誉、疏离正途的行为终究难以经得住时间的考验,在大浪淘沙中终究要被观众和时代抛弃。


假数据不是真本领,唯流量不如做艺术。随着政府有关部门加强监管、市场和受众辨别能力不断增强,曾经风头无限的流量模式已经在走向衰落。事实证明,只有踏踏实实投入艺术创作的优秀演员,才能演绎出温润心灵、启迪心智的好作品,才能生产出既有利于社会又有利于自身发展的市场口碑双佳的好作品。


(文章来源:人民网)


往期热点回顾

行业观察 | 2019央视春晚承包热搜 网友:这是大型带货现场


行业观察 | 影视行业迎来“品质决定影响”的时代了么?


行业观察 | 不再低幼 国漫进入“青春期”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