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七之祭!被响水爆炸改变生活轨迹的夫妻们

首页 > 新闻 > 网络新闻联播
来源:网络新闻联播 发布日期:2019-03-27 21:10 浏览:28次


3月27日,是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3·21”化工爆炸事故遇难者头七之祭。


清晨7时30分, 响水县生态化工园区里汽笛长鸣,江苏盐城市委、市政府举行“3·21”特别重大事故遇难者集中悼念活动,悼念事故遇难者,在核心区域执行任务的武警部队和消防人员也在驻地和工作岗位,向遇难同胞致哀。



事故已经过去七天,生活还在继续,被爆炸改变原本生活轨迹的夫妻们,有的灾后幸运重逢,有的从此阴阳两隔,还有的不幸双双遇难……


第一个想到的是900米外的丈夫

  

六港村离爆炸现场只有不到3公里。


村里的90后夫妻陈东和张慧都在医院里,爆炸中他们双双受伤,在失联了几个小时后,彼此终于见了面。



1990年出生的张慧,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在她的手机里,还有好几段身着天嘉宜工作服拍摄的视频,视频中的张慧微笑甜美,带着一点点骄傲。


“虽然我们这很多人都在化工厂上班,但是能够进入天嘉宜,算是让人羡慕的事,天嘉宜算是这边规模比较大的厂子,待遇也好。”张慧说,她是2018年10月进入天嘉宜的,以前在陈家港镇上的一家小服装店做销售员,一个月工资只有2000多块钱,后来经人介绍进入了天嘉宜的检验室工作,效益好的时候,一个月可以有5000多块钱的收入。


“我有三个孩子要养,和爱人的压力挺大的,经常听说这边的化工厂会出事故,开始也害怕,但是一天两天没事,一个月两个月没事,也就慢慢不当回事了。”


这场爆炸几乎让张慧“毁容”,她的伤基本全在脸上,送到医院后,医生用了3个多小时给她清创和缝合。和以前视频里的那个漂亮的年轻妈妈相比,现在的张慧几乎看不出原本的样子,“我两岁的小儿子看我都哭了,吓得认不出来。”


张慧所在的检验室,主要是进行一些简单的化学原料、成品成分的检验,对技术要求不高,只要原料或者成品合格,记录在表格就可以了,但这个检验室的位置紧邻甲醇和苯的储存罐、硝化车间等几处易燃易爆点。


爆炸发生后,原本在车间的5个同伴,只有两个人没受致命伤,张慧是其中一个,另外几人或遇难,或重伤。


爆炸时,因为距离中心点太近,张慧来不及反应就晕了过去,等她醒过来的时候,眼前已是一片废墟。“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爱人,这么大的爆炸,不知道他怎么样。他在旁边的联化科技,离我这只有900多米。我摸出倒塌的房子,找到自己的手机给他打电话,但是根本就没有信号……”


给100万也不去化工厂了

  

张慧的丈夫陈东也是1990年出生的,他和张慧以前是同届的小学同学,毕业后很多年都没有联系。直到2010年,两人经过朋友介绍再次相遇,后来恋爱、结婚、生子。


“现在我还记得2011年初那次‘响水万人大逃亡’。那天是2月10日凌晨,有谣言说附近的化工厂氯气泄漏了,大半夜我们被母亲推醒的,说让我们赶紧逃命,往响水县城方向跑。”陈东说,“那天下着雪,我俩骑着小电动车跑,结果到了距离县城还有5公里的地方时,电动车没电了,只能推着走,那种感觉到现在还记得。这些化工厂,确实能够帮助我们就业,但又像是随时可能会爆炸的‘定时炸弹’,让人害怕。”


陈东所在的联化科技有限公司在天嘉宜化工厂西北方向,相距大约900多米。爆炸发生时,他从一处楼梯跌落,右耳后面划出了一条很深的伤口,“但是我还有意识,还能动,跑出房子往天嘉宜的方向看,已经一片浓烟。我想着去那里找张慧,但现场都是火,根本进不去,后来有好心人把我送到了县医院。”


到了县医院后,陈东顾不上救治,一直站在医院急诊的大门口。他说:“那会儿往医院送伤员的车就没停过,有救护车,但是绝大多数都是私家车,运过来伤员我就凑过去看,看看是不是张慧。”


张慧后来被工厂附近的村民送到了医院,她也一直在寻找陈东,“当时家里亲戚过来找到我,我就让他们赶紧去找陈东。”


21日晚上7点多,张慧的亲人在医院急诊室门口撞见了陈东。张慧的妹妹告诉北青报记者:“陈东在1层,张慧在7层,医院的电梯根本挤不进去,陈东带着伤,但是还是要坚持去7层找张慧,我们就架着他走楼梯,两个人最后总算是见到了。”


27日上午,张慧坐在病床上,她脸上的伤口还有几天就能拆线了,但是医生告诉她,可能会留下一些疤痕。



“我肯定嫌弃她呀,你看现在成什么样子了。”在一旁陪伴妻子的陈东开玩笑说,“以前我说她,化化妆就能出门,现在是化了一天妆,最后还是决定不出门了。”


对于未来的打算,夫妻俩还没有想好。张慧说:“但是无论如何,是不能再回化工厂了,一天给100万都不去,钱再多都没用,最重要的是,两个人平平安安地陪孩子长大。”


60岁夫妻双双遇难

  

并不是每一对夫妻都像陈东和张慧一般幸运。


头甲村距离爆炸现场有6公里,村子里有700多户人家。村东头的一家,房子在爆炸中被震出了裂缝,但家人却没心情管房子的事——家主不在了,60岁的毕春茂与老伴儿沈树芳,双双遇难。


毕春茂和沈树芳都在天嘉宜化工公司工作。事发之后,始终没有两个人消息,直到23日晚上,毕春茂的女婿黄先生接到了有关部门的电话,告诉他毕春茂夫妇确认遇难。



黄先生说,毕春茂和沈树芳夫妇都60多岁了,“春节前,我们还曾经劝老人们在家休息,但两位老人不想用孩子们的钱,说他们自己去打工,一人一天能挣100多块钱。”


21日到22日,黄先生在响水县医院外等了一夜,“看着救护车一辆一辆过,每次下来一个伤者我都要去认,不少伤者脸上都是血,认不出五官。眼看着别人一个个都找到了亲人,我却始终找不到两位老人。”


22日早上5点,黄先生在亲人的要求下去休息。“我5点睡下,6点多就醒了,回医院接着等。”


22日到23日,黄先生和家人跑遍了盐城市的大小医院,没有任何消息,直到23日晚获悉噩耗。


“今天是头七,按照风俗,我们要给老人烧纸。”毕春茂的儿子说,“父母很要强,辛苦了一辈子,现在我们这些儿女都工作了,不想让他们再辛苦,但是两人不肯,总说身体还好,还能干活,要多挣几个钱去。如今老人不在了,这个家,已经没有一个家的样子了。”


两年前,响水县的一家照相馆搞活动,毕春茂和沈树芳的女儿带着老两口去拍了一组纪念照。照片中两位老人身着礼服,相依相伴。如今这张照片,成了夫妻两人的遗照。


丈夫借氧气瓶寻妻,最后等来噩耗

  

之江化工有限公司工作的陈翠翠(化名)在响水爆炸中遇难,35岁的她留下两个孩子。陈翠翠的丈夫张鹏(化名)24日得知妻子遇难的消息后,没合过眼,“我们最小的孩子才2岁,以后他该怎么办?”


之江化工有限公司与天嘉宜仅一墙之隔。据天嘉宜职工的介绍,之江化工靠近天嘉宜厂区西侧的固废仓库。


2015年,天嘉宜公司拟建一个固废和废液焚烧项目。《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固废和液废焚烧项目(4500吨/年)环境影响报告书》显示,项目存在“泄漏、火灾或爆炸”的风险。不过在这份环评报告中,风险的程度为“可接受范围之内”。


天嘉宜这次爆炸让隔壁的之江化工损失惨重,无论是人还是物。


张鹏和陈翠翠都在之江化工上班,“爆炸的时候她在靠近天嘉宜的南厂区办公楼,我在北厂区。”张鹏说,之江化工厂的南北厂区都在陈家港化工园区内,但是相距3公里左右,每天早上他会开车先送妻子到南厂区工作,再驱车前往北厂区上班。


“3月21日上午7点多,我送她到了南厂区,她下车前跟我说晚饭想喝鱼汤,我说我晚上给她做,然后她就下车上班去了。”张鹏说,这顿鱼汤陈翠翠最终没能喝上。


“我当时在北厂区听见两声爆炸声,然后一看老婆那边的厂区着火了,我赶紧下楼往南厂区赶。”张鹏说,等他赶到南厂区附近的时候,路被各种杂物和损坏的车辆堵住,“我本来准备在外面等,结果有人说之江的办公楼被炸倒了,我老婆是会计,就在办公楼二楼工作,我无论如何也得进去找她。”



爆炸发生后1小时,张鹏找了块湿布捂住口鼻冲进南厂区。“里面啥也看不见,全是烟,跟闭着眼睛没什么区别。”靠着摸索,张鹏来到了妻子所在的办公楼前的空地,楼没塌,但张鹏已经被烟呛得喘不上气了,他只得返回厂外找氧气瓶。


“当时消防救援人员已经到场了,我问他们借氧气瓶。我说我妻子在里面,我一定要进去,后来消防人员就借了我一个,跟我一起往办公楼走。”凭着氧气瓶,张鹏来到了妻子所在的办公楼2层,有不少同事都爬了出来或被救出,陈翠翠却始终没有下落。“我在2层扒了很久的砖也没有找到我老婆,那边都有过火的痕迹,后来氧气瓶用完了,我没办法,只能出来。”


21日晚,张鹏开始在亲属群和各大网络平台上发布寻亲消息,直到24日,他得知陈翠翠遇难的消息。至今,他也没有见到妻子的遗体。


夫妻俩都是河南人,在响水打工已经有五六年的时间。张鹏说:“7天过去了,我见不到她的人,只能给她烧点纸,希望她在那边儿过得好吧”。



截至3月25日0时,响水爆炸事故现场搜救工作正式结束,工作人员搜救164人,其中幸存86人。据响水县公安局26日晚通报,仍有7名遇难者身份待确认。

往期回顾

编辑:吴明泽 责任编辑:文燕

来源:北京青年报

长按右侧二维码

央视网官方账号@网络新闻联播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