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月生的女人最好命?看你是“富婆命”还是“保姆命”!

首页 > 美食 > 美食家常食谱
来源:美食家常食谱 发布日期:2018-08-09 15:08 浏览:76次

01

  “淮南,我怀孕了。”

  容蓉将检查报告拿给阮淮南,她实在太高兴了,以至于完全没有注意到到丈夫投向她腹部的眼神,充斥着厌恶。

  她和阮淮南一个多月前结婚,虽然新婚夜后他就再也没有碰过她,但没想到,她竟然能那么幸运地怀上了他的孩子。

  阮淮南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怀孕了?”随即冷笑一声,“我和你,什么时候有的孩子?”

  这句话问得容蓉有点懵:“医生说我怀孕一个月左右,就是我们结婚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我碰都没碰你,你怎么可能有孩子!”

  碰都没碰你!

  这五个字犹如晴天霹雳砸在容蓉身上,她的脸色霎时间惨白!

  “你在跟我开玩笑吧?淮南,那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你怎么可能没碰我?”

  “我阮淮南怎么可能碰你这种攻于心机的恶毒女人!你为了嫁给我,不惜联合我父母用云儿的命威胁我,碰你?我嫌恶心自己!”

  阮淮南用力甩开她的手,一点都没有留情,容蓉后背重重撞上书柜,一下跌坐在地毯上,她顾不得疼痛,猛地抬头看向他,瞳眸里直直映出男人憎恶冷漠的脸庞。

  “不可能!”容蓉绝对不相信,那天晚上她虽然喝得有点醉,但是明明看见他走进婚房,还抱她亲她,她不可能记错!

  “那天晚上的人怎么可能不是你?不是你是谁?”

  阮淮南讥讽:“装,你继续装,自己偷的野男人还敢来问我是谁?容蓉,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算盘?你不就是想用野种来冒充我阮家的血脉,好巩固你在阮家的地位,巩固你阮太太的地位?!”

  容蓉眼眶瞬间通红,全是被冤枉的委屈,但在阮淮南眼里,她就是在装!他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硬生生将她从地上提起来,按在墙上,刀似的眼神一遍遍割在她的脸上:“容蓉,你胆子很大啊,敢给我戴绿帽子,还敢栽赃我!”

  容蓉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她怀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是阮淮南的?新婚之夜和她洞房的人怎么可能不是阮淮南?她不信!绝对不相信!

  “淮南,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想娶的人也不是我,你有什么不满都冲我来,但这是你的亲生骨肉,你怎么能不承认?怎么能说他是野种?”

  “我上没上过你,我自己会不知道?”阮淮南冷笑,“放心,我暂时不会要你肚子里这个野种的命——云儿怀了我的孩子,但胎儿先天不良,需要新生儿脐带血里的造血干细胞配型治疗,你和云儿是双胞胎姐妹,你的脐带血一定能给阿云的孩子用,我会留着你的野种,给我的孩子续命!”

  容云怀了他的孩子!

  容蓉如遭雷击!

  她前几天才知道阮淮南一直喜欢的人是她的姐姐容云,但没想到,他们已经发生过关系!

  “你和姐姐……什么时候……”容蓉心脏疼得抽搐,说不出话。

  阮淮南再次将她丢在地上,看脏东西似的眼神:“新婚之夜我的确有洞房,不过不是跟你,是跟云儿!”

  那她呢?

  她那天晚上是跟谁有了孩子?

  容蓉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02

  “淮南,你不是说要陪我起做产检吗?怎么还不走?”门口传来一声女人娇娇柔柔的声音,阮淮南的脸色一下就变得温柔。

  容蓉对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就是她的姐姐容云!

  她和容云是异卵双胞胎,容貌和性格都不一样,她外向张扬,而容云温柔娴淑,她们姐妹的关系原本还不错,直到一个星期前,容云突然告诉她,阮淮南真正喜欢的人是她,原本想要娶的人也是她,是阮家父母抓了她威胁阮淮南,阮淮南才会娶她。

  至此她们的关系就变得微妙,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她才明白,为什么阮淮南新婚之夜后就没碰过她,也没对她有过笑脸,甚至还用厌恶憎恨的眼神看她。

  她发誓,她之前根本不知道阮淮南和她姐姐关系,如果她知道,她不可能嫁给阮淮南。

  但是阮淮南不信,他认定是她联合阮家父母逼他娶她。

  容云走了进来,自然而然地挽上阮淮南的臂弯:“淮南,你在和妹妹说什么呢?”

  “没什么,走吧,我陪你去做产检。”阮淮南揽着容云的腰,准备要出去。

  呵……她刚怀孕,她的丈夫却陪她的亲姐姐去做产检。

  容蓉眼泪流进心里,又苦又涩,她费力从地上起来,拦住他们的去路,有些事情她必须解释清楚:“淮南,我没有骗你,也不可能记错,新婚之夜和你在一起的人真的是我,我怀的是你的孩子,不是野种。”

  阮淮南居高临下地睥睨她:“你说新婚之夜我碰的人是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这种事情哪什么证据?她又没有拍照……容蓉绞尽脑汁地想,忽然,她脑子里灵光一闪,“我想起来!淮南,你后腰有一个月牙形的胎记,那天晚上你还握着我的手去摸它,你还记得吗?”

  阮淮南皱眉,他身上的确有这个胎记,而且因为地方比较隐秘,从来没有外露过,这个女人怎么知道?

  容云这时候惊呼一声:“蓉儿,原来你昨天问我那些话,是为了这个啊……”

  阮淮南眼睛一眯:“哪些话?”

  容云犹豫地看着他说:“蓉儿昨天求我告诉她一些你的事情,她说她很喜欢你,想要了解你,淮南,你是知道的,她毕竟是我最疼的亲妹妹,就算做了错事,我也舍不得责怪她,她那样求我,我一心软就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她,也包括你身上有个胎记……”

  容蓉难以置信地看着双胞胎姐姐:“我什么时候问过你那种话?你什么时候告诉我淮南身上有胎记?”

  容云依偎在阮淮南肩膀上,眼睛一眨不眨地颠倒黑白:“没有我告诉你,你怎么会知道淮南有胎记?”

  “那是因为那天晚上和淮南在一起的人是我!”容蓉气得要疯,扑上去抓住容云的手,“你为什么要撒谎?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阮淮南怒极直接一把推开容蓉:“你装够了没有!”

  “我没想到你到现在还不死心,还想让你的野种假冒我阮家的血脉!”

  容蓉跌倒在地上,仰起头看着那个将容云紧紧护在怀里,用这世上最憎恶的眼神看着她的男人,肝肠寸断:“阮淮南,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整个港城没有人不知道我爱你,我怎么可能在和你结婚的当天晚上和别的男人上床?”

  “被你这种不择手段的女人爱着,我恶心至极!”阮淮南毫不犹豫丢出这句话,他就是恶心!恶心!

03

  容蓉终于忍不住迸出眼泪,心口一阵绞痛,她用了整个青春去爱他,整整十年,到最后连他一点点信任都得不到,甚至还被他说恶心……她只是爱上他,爱上他而已,怎么就恶心了?

  容云嘴角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又故作温柔地去扶容蓉,趁机在她耳边用只有她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没错,新婚之夜淮南的确和你在一起,你怀的种是他的,但是有什么用呢?只要淮南不相信你,你肚子里这个孩子就是野种!”

  容蓉豁然抬头,看见她有恃无恐的笑容,那么得意,那么嚣张,她一下就疯了,猛地扑到她身上捶打她:“容云!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

  容云脸色涨得通红,艰难地说:“妹妹,你做错了事情不改正就算了,怎么还诬蔑我?”

  “你简直是个疯子!”

  阮淮南怒极,猛地一把将容蓉扯开丢得远远的,容蓉撞翻花瓶,整个人倒在花瓶的碎片上,身上被扎得鲜血淋漓,可是身体的痛,哪里比得上心里的痛?

  容云昏了过去,阮淮南更加愤怒,对着门外一吼:“来人!”

  管家立即带着佣人出现:“少爷。”

  “把这个女人给我关起来,她生下孩子之前,不准她走出房间半步!”下完软禁的命令,阮淮南就抱起容云大步离开!

  随后,房门上锁,整个房间暗无天日,宛如地狱。

  容蓉疼得蜷缩起身体,泪如雨下:“阮淮南,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后来整整六个月,容蓉都被囚禁在房间里。

  阮淮南也没有出现过,容云以‘关心妹妹’的名义来看过她几次,每次都告诉她阮淮南有多喜欢她多喜欢她的孩子,甚至还告诉她,她刚过三个月,阮淮南就迫不及待要她。

  容蓉以为自己会麻木,可是没有,容云的每一句话她听着还是会很难受,有好几次她都心痛到无法呼吸,一度撑不下去。

  但是她心里还有一个信念支撑着她活下去——她要生下这个孩子,只有生下他才能做DNA鉴定,才能证明她怀的确确实实是阮淮南的骨肉,她不要她的孩子一辈子都背负‘野种’的名号,也不要阮淮南一直误会她背叛了他。

  容蓉忍辱负重,满心都期盼着孩子的降生,可她没想到,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容蓉怀孕的第七个月,某一天晚上,她正睡得迷迷糊糊,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大力推开,‘砰’的一声,惊得她一下醒过来。

  门外闯进来两个强壮的男人,上来就把容蓉抓住往外拖。容蓉惊慌失措:“你们要带我去哪儿?”

  走廊上还站着一个挺拔的身影,声音冷冷冰冰地说:“阿云早产,脐带血现在就要用。”

  容蓉愣愣怔怔:“可是我的孩子还没有足月,还没有出生……”

  阮淮南没有和她多解释,直接让人把她带上车送去医院。

  到了医院容蓉才知道,他是想让医生给她做剖腹产手术!

  将她只有七个月的孩子活生生从她肚子里拿出来!

04

  容蓉整个人都崩溃了,扑上去抓住阮淮南的衣服,困兽似的嘶吼:“阮淮南!你还是人吗?你怎么能为了救容云的孩子就这样对我?我怀的是你的亲生骨肉!是你的孩子!”

  阮淮南面无表情地掰开她的手,把她推给护士,没有一点犹豫地说:“如果不是为了救阿云的孩子,你以为你肚子里这个野种能活到现在?”

  “我的孩子不是野种!你不信等他出生后做DNA亲子鉴定,如果不是你的孩子,我不得好死!”容蓉狠狠发着毒誓,但是男人看都没看她一眼,不耐烦至极:“把她拖进去!”

  护士再次上手,抓着容蓉的双手将她往手术室里拖,容蓉寡不敌众好艰难才挣脱她们,扑倒在地上,被拉拽过的手臂很疼,肚子也很疼,她站不起来,只能连滚带爬到男人的脚边,她没办法了,只能跪着求他:

  “淮南,我求求你相信我一次,那天晚上的人是我不是容云,我怀的是你的孩子,真的,淮南,如果孩子出了什么意外,你难道不会心疼吗?这是你的骨肉啊——”

  她跪在冰凉的瓷砖上,拉着他的裤脚求着他,一张妍丽的脸苍白如纸,眼眶却红得可怕,里面有害怕,有哀求,含着泪水凄楚地喊着他的名字。

  阮淮南眉心微微抽动,心里有一丝丝动摇。

  这时,另一个手术室跑出来一个护士,急急忙忙道:“容云的家属是谁?不是说有可以配型的脐带血吗?还不快拿来用,要不然大人和孩子都保不住了!”

  这段话像电流击过阮淮南的大脑,阮淮南顷刻清醒过来——该死!他刚才在犹豫什么?容云才是他爱的女人!容云肚子里那个孩子才是他的骨肉!他根本没碰过容蓉,她怎么可能怀上他的孩子?!

  阮淮南浑身肃杀:“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人拖进去做手术!”

  护士不敢再迟疑,将容蓉架起来拉进手术室,容蓉哭喊着,但是这次阮淮南没有一点动容,冷眼看手术室的门缓缓关上!

  容蓉被护士捆住双手和双脚,打了麻醉剂,她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毫无反抗的能力,也没有人来救她。

  麻醉药在她体内发挥药效,她的意识开始昏昏沉沉,这时候,有个人来到她的床前——是容云!

  容云的腹部平坦,脸上带着扭曲的笑,趴在容蓉的耳边说话:“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在现在把你的孩子拿出来吗?”

  “因为我怀的,是个死胎。”

  “但是如果我没了孩子,我凭什么让阮家人接受我?所以呢,我需要你的孩子……”容云的手指在她的腹部滑动,像一条剧毒的蛇,容蓉浑身战栗,哭得没声,再加上麻醉剂的药效,她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容云忽然扬手往她的脸上左右各扇了一巴掌,打得容蓉越发晕眩,她感受到容云对她滔天的恨意,但她始终想不明白容云为什么那么恨她?

  容父容母三年前因为车祸双双丧身,只留下她们姐妹,她以为她们会是最亲近的姐妹,谁曾想到,她现在竟然这样恶毒地陷害她!

  用尽全身力气,容蓉吐出字:“为什么……”

  “为什么?呵呵,你还问我为什么?我才要问你,明明我们是双胞胎,为什么爸妈只喜欢你一个?为什么阮家父母只看得上你?容蓉,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恨你!我不得你马上去死!我小时候就发誓,你有的,我终有一天都会抢过来!你喜欢的人,你的亲生孩子,我都要!我就是让他们烂掉我都不会让你得到!”

  容云越想越气,又重重打了她一巴掌,然后对医生呵斥:“你们马上把她的肚子剖开!快点!”

  医生想说麻醉药还没完全发挥药效,现在动手术孕妇会很疼,但是看容云癫狂的样子,他们也不敢违抗,马上动手。

  腹部被人活生生剖开,那一瞬间的疼痛没能让容蓉立即昏死过去,以至于她能清晰感觉到她怀了七个月的孩子,正被外力从她肚子里强行取出来,身体疼,心里更疼,挣扎不开,哭不出来,如果真要一个词形容,那就是一种足以毁天灭地的绝望。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