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途中被绑架,用 Siri 救命 | 咆哥传奇

网络科技 / 哎咆科技 发布于:2018-08-11 06:58   浏览:13次 说说您的看法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往期内容都在这儿☟

第十九回

提及哎妹婉君生醋意

神秘客人咆哥遇故之

P208小组成员集结已经有一两个星期左右了,也到了九月份初了,并临近一年一度的苹果秋季发布会。

整个手机圈的人都在刷关于新 iPhone 的消息,按照以往曝光的准确度来说,今年的新 iPhone 它的后置双摄像头是竖式的,从概念图来看挺奇怪的。不过,如果要说是苹果的产品,就不能说它另类奇怪了,只能说设计新颖,毕竟那是最高科技公司设计师的作品。

话说回来,已经在咆哥这里住了一两个星期了,我们都还没有想起去租一个大点的房子,然后三个人一起合租。可能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大家都很忙,所以才忘记了这茬,不过今天想起来了,上午上班的时候我就在店里询问了咆哥。

“咆哥,不是说好了咱要租个大房子带着婉君一起住吗?都过了一两个星期了,这事都没有个着落。”

咆哥架起了他那双大长腿,靠在椅子上,一边滑着手机一边回复我道:“这事情已经交给哎妹去处理了,明后天咱就可以搬家了!”

我和婉君一愣,怎么会这么迅速,这哎妹又是谁,打从上一次肥标官换机事件以来,她就神秘地出现在咆哥的口中,她的形象比咆哥还要迷离不清。

“咆哥,弱弱问一下,哎妹是谁啊?”没等我问,非常在意哎妹身份的婉君先脱口而出了,想必是心里有些意见了。

一听婉君问及了哎妹,咆哥思考了会儿,好像不知道怎么回答似的。

“我以前的同事,嗯~~,也算是我的一个朋友吧!小女孩长得挺俊的,有不少男孩子追呢!哈哈!”

“就只是朋友关系吗?为什么你老是找她帮忙,而她又愿意帮你呢?”婉君一听哎妹是个漂亮小姑娘,心中又起了醋意。

“小女孩本事大啊,我跟她关系处得不错,我有事可以找她帮忙,她有事也会找我帮忙的!”咆哥好像故意不想解释那么清楚,只是简单的一句‘朋友关系’带过,并没有过多的去介绍这个哎妹。

知趣的婉君便不再继续追问,反倒是面对着电脑,一个劲儿的发呆,好像是在想心思了。

“那我们就后天搬过去呗,到时候我们三个人上下班都能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害怕冷场的我,趁机冒出了一句,想缓解这份尴尬。

但是我说的话婉君好像并没有听进去似的,一点反应都没有,咆哥也依然在玩着手机,倒是令我陷进去了尴尬之中,只好埋头继续干活修手机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店里来了一位男性客人,这位客人年纪应在60岁左右,和咆哥一样留着胡渣,但是他的却是黑白色相间的胡渣,更多了一份沧桑的感觉。

整张面孔看上去也是十分的和善,穿着十分得体,左边腋下还夹着一个手包,一看就知道是个金贵的主儿。

不过令我感到惊讶的是他好像认识咆哥,因为他的第一句话就显得很神秘。

“咆总,苹果手机什么情况下白色的是黑色的,黑色的是白色的?”这位客人站在柜台前,带着笑容问及咆哥,但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竟然是咆总,莫名其妙的咱咆哥还升级了。

还有就是,他问的问题太奇怪了,白色的不就是白色的,黑色的不就是黑色的,他说的跟绕口令一样。

咆哥抬头望去说话的人,眼神中瞬间充满了惊喜,然后他也莫名其妙的将自己手中的手机关机了,等关机结束过后,又长按电源键开机了,这一顿操作我和婉君看得是云里雾里的,不知所以然。

等到咆哥的黑色 iPhone 7 手机出现开机画面时,他将画面正对着那个男人,并说道:“黑色的苹果手机开机画面的苹果是白色,白色的苹果手机开机画面的苹果是黑色的,我说的的对吗?”

说完,两个人会心一笑,有种阔别三秋忽见面的感觉。

“你好啊,欧阳叔,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喜欢和我玩这样的游戏啊!”咆哥说着走出了档口,和那个复姓欧阳的男人亲切的打了声招呼。

“是啊,你还是那么厉害,从以前就爱研究手机这块儿,每次跟你说关于 iPhone 的谜题,你都能很快答上来!”欧阳叔说话的时候笑得很慈祥,连额头的皱纹也斑驳得很温暖。

“你怎么突然到我这里了啊?都不和我提前打声招呼!”咆哥说完扶着欧阳叔,想让他到店铺里面坐一会儿,可是被欧阳叔委婉拒绝了。

“不进去了,小咆总,是老爷让我过来的,您离开家里那么久了,连过年的时间都没有回去,他老人家可是真的想你了,所以希望你回去看一看!”欧阳叔说的很中肯,眼神里充满着期待之情,期待咆哥能够跟他一起回去。

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虽然还是有点云里雾里的,但是稍微还是有点头绪了,咆哥很可能是什么大财团的大少爷,而这个欧阳叔就好像是咆哥父亲的大管家、大执事一样,毕竟电视剧里都是这样演的。

“原来是这样,如果你是过来看我,我欢迎您,但是您要是想让我回去的话,我......”说到这里,咆哥哽咽了一下,“我做不到,那里不是我应该待的地方!”咆哥说这些话的时候显得很无力,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他的喉咙一般,才会说话如此不畅。

欧阳叔很无奈的摇了一下头,他看着咆哥,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亲切。

“我也只是过来传递一下老爷的意思,回不回去当然由你自己决定,而我看到你健健康康,精气神足,心里也就踏实了。

不过,”欧阳叔此时右手拍了拍咆哥的手臂,然后继续说道,“小咆总,人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自然天下也没有解不开的结,如果你非要等到人散了,结才会解开,那个时候估计后悔的还是你!”

一段非常具有深意的话,让咆哥陷入了沉思,看他的表情和眼神里飘忽不定的光芒,我肯定咆哥内心深处是矛盾的。

接下来,咆哥没有过多的和欧阳叔说到是否回去的问题,反倒是多聊了一些关于他和欧阳叔以前的事情,一边回忆,一边笑着。

他们大概聊了有一个多小时,最后欧阳叔要回去了,即使咆哥再三挽留中午一起吃个饭,但欧阳叔还是执意要走,咆哥没有办法,只好亲自送欧阳叔一起下楼了。

咆哥走后,我和婉君惯性的四目相对。

“婉君,我们是在拍电视剧吗?”

“不是啊?”

“但是刚才那个人一会儿老爷的,一会儿小咆总的,我总感觉我们的咆哥有着一个不得了的身份,你说呢?”

“他们刚才说的话,我都没怎么听懂,但你说的好像也挺有道理,感觉剧情有点狗血。不过,还是别瞎猜了吧,等咆哥回来问问什么情况不就行了吗?”

“嗯嗯,还有他说那个哎妹只是朋友、同事,可我总感觉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这里面肯定有剧情啊!”

在咆哥回来之前,我和婉君心里各自猜测咆哥的身份,我甚至都臆想到了咆哥可能是哪个矿老板家的大少爷,这一切都源于我对咆哥身份的好奇,非常期待咆哥一会儿回来,会给我们一个怎样的答案。

第二十回

婉君回家途中遭绑架

绑匪身份迷离难知晓

将近过了十来分钟,咆哥才送完那位欧阳叔,漫不经心地回到了P208,坐回了那张只属于他的专座。

看着他一脸深沉的样子,我和婉君都猜到了他心里肯定有了些什么事情,不然平日里情绪活泼的咆哥,不至于这么失落。

“咆哥,怎么了?看样子好像你不怎么开心啊?”婉君倒是比我在意咆哥的情绪,连她看他的眼神也很走心。

“没事,想起了一些陈年旧事,人总是喜欢怀旧的,一旦怀旧了就容易伤感!”咆哥勉强地笑着说道,情绪可能还停留在回忆里面。

“咆哥,那个老人叫你小咆总,您老是不是哪个财团的大少爷呢?”我俏皮地跟着问了一句,想把咆哥从这哀伤的情绪中拉出来。

“我是不是什么大财团的少爷不清楚,但我肯定是你的贵人!”没想到咆哥还真的走出了回忆,一秒钟就变化了心态,这会儿竟然还能拿我开涮,这个弯转得确实有点急了。

看见咆哥无意告诉我们真相,我和婉君也没有继续询问了,咆哥的真实身份就暂时埋藏在我们心中,无从得知了。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我们结束了手里的活儿,就准备下班了。陪婉君一起走到了附近的地铁站之后,我和咆哥就开始往住的地方走了,我们对接下来的危机毫无察觉。

回去的路上,我试探性的继续询问下了咆哥关于他的身份,但是果不其然,还是被他用其他的话题给我带跑偏了,依然了解不到揭开他神秘身份的信息。

回到家里,我和咆哥先后洗了个澡,然后他躺床上,我躺沙发上玩着手机,差不多十二点多才准备睡觉,不过在深圳的话,十二点多再睡觉的话还算挺早的。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我听见咆哥的手机响了,因为房间和客厅的沙发离得很近,所以我也被手机铃声给惊醒了。

“喂,哪位?”咆哥很懒散也很不情愿地接听了电话,接电话的时候连眼睛估计都没睁开,所以并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

“咆哥,快救救我,我被人绑架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孩子的轻轻说话声,并且伴随着哭泣的声音。

而咆哥,也被这电话里头的内容惊醒了,揉揉惺忪的睡眼,他才看清给他打电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婉君。

“怎么了,婉君,你别吓我,这么晚打电话跟我说你被绑架了,这可不是好玩的玩笑啊!”咆哥从床上坐起来,焦急地询问道,而我也因为听见电话内容而赶紧从沙发上面爬起来,来到了咆哥的房间里。

电话那头的婉君哭得更加伤心了,但是好像又不敢哭得太大声音,只是一直在那边强忍着声音抽泣着。

“是...真的,咆...哥,下班的时候....刚下地铁...没多久,就被一群...不认识的人绑架到...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来了。

我现在...一个人...好害怕,你快救救我啊!”婉君说话的声音非常低沉,倒不是说她非常小心,故意将声音说到很小,仿佛害怕有人听见她在说话。

“婉君,你别怕,慢慢地、轻轻地跟我们说,你现在在哪里?还有你是怎么给我们打电话的?”咆哥继续问道,一旁的我更是心急如焚,但是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在咆哥的安慰下,婉君的情绪慢慢好了些,不再抽泣,稳定了之后才跟我们继续轻声说话。

“我现在被绑在一张床上,他们把我抓过来以后,就把我关在这间房子里面。具体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我是在下沙这一站下的地铁,然后他们中途还开了车,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在哪里。”

“手机被我放在了短裤的口袋里面,但是我的手现在无法触碰到手机,之所以能够给你打电话求救,是因为我的 iPhone 设置了 Siri ,虽然没有办法用手拨打电话,但是我直接用语言唤醒了 Siri ,然后让它帮我打电话到你手机上的。”

婉君轻言轻语地说道,一方面我和咆哥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一方面也十分佩服婉君的机智,情急之下懂得活用 iPhone 的功能,才成功联系上我们。

但是没等我们继续跟婉君说话,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两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妈的,这丫头片子竟然在打电话!”其中一个男人说道。

“我就说了要把他的手机拿下来,你不信!”另外一个男人说道。

“她的两只手都给我绑了,我哪知道她还能打电话,真他娘的奇了怪了!”

“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又不认识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抓我!”婉君在电话那头哭喊着,而我和咆哥在电话这头额头都急出了汗。

“婉君,别怕,别怕,”咆哥只能在电话里头这样安慰着婉君,无法立刻解救他,“电话那头的绑匪,你们是谁,为什么要绑架一个小女生?”索性,咆哥想直接和那两个说话的男人沟通。

“哟,看见没,竟然是给小咆总打电话,要不跟他聊两句?”其中一个男人说道,他应该是从婉君的袋子里面掏出了手机才看见通话的联系人是咆哥,不过那边说的是小咆总,我联想到白天的欧阳叔也是这么叫咆哥的,总感觉事情多少有点蹊跷。

“来,手机给我,”另外一个男人接过手机,开始和咆哥说起话来,“小咆总,你好,本来我们的老板想明天联系你的,但是没想到这么晚了你还没睡,难道是在和这个小妹妹说情话吗?哈哈!”听男人这么一说,好像他们是认识咆哥的。

“放你娘的,你给老子听好了,这个女孩要是有任何不测,我会动用我所有的关系和能力来找到你们,然后让你们好看!”

咆哥的话说得很有气势,他必须这样先给绑匪来个威吓,不然害怕他们会对婉君不利。

“小咆总,别生气,这个女孩是我们的老板让我们带她到这里来的,不过你放心,只要你配合我们的工作,保证你毫发无损。”男人在电话那头说道,看来他们只是听命于别人在办事情,也就是说并不是一般的绑匪,是有组织性的。

“我又不认识你们,为什么说要我配合你们,你们最好放了她,不然我可要报警了!”咆哥再次威吓他们,并拿报警来说事,其实只是希望婉君在那边不会有什么不测。

“报警我劝你还是免了,否则我们可不能担保女孩的安全,具体要你怎么配合,明天我们老板会亲自联系你!而在这之前,我也跟你保证,女孩绝对会毫发无损。那就这样吧,早点睡吧,晚安好梦!”男人说完就把电话直接挂掉了,没给咆哥多余的时间去询问更多的信息。

而咆哥也试着再打过去,但是那边已经关机了,我们无法再也联系上那边了,只能在这边急得像热锅的蚂蚁,却又无济于事,到底是谁绑架了婉君,这其中和咆哥又有什么联系呢?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未完待续...

 戳阅读原文,看往期精彩~   


说说您对 “ 回家途中被绑架,用 Siri 救命 | 咆哥传奇 ” 的看法↓↓↓

关于 “ 回家途中被绑架,用 Siri 救命 | 咆哥传奇 ” 的新闻资讯↓↓↓

这样做,让 iPhone 多出2倍电! | 咆哥传奇

这样做,让 iPhone 多出2倍电! | 咆哥传奇

 妹是咆哥亲妹妹?

更新时间:2018-08-19
罗振宇解读《今日简史》:21个议题就是21个千亿美金的机会

罗振宇解读《今日简史》:21个议题就是21个千亿美金的机会

 本书,包含了21个千亿美金的机会。

更新时间:2018-08-19
像玩《恋与制作人》那样,玩偶像经纪公司做的“游戏”

像玩《恋与制作人》那样,玩偶像经纪公司做的“游戏”

 像养成企业大多都是内容产出方,需要通过不断给粉丝提供更多细碎的,日常的料来锁定用户粘性。

更新时间:2018-08-19
趣头条递交赴美IPO招股书 计划融资最高3亿美元

趣头条递交赴美IPO招股书 计划融资最高3亿美元

 头条递交美国IPO申请,计划融资最高3亿美元。

更新时间:2018-08-19
蔚来与长安组建“合创公司”,李斌想要一个什么样的造车局 | 最前线

蔚来与长安组建“合创公司”,李斌想要一个什么样的造车局 | 最前线

 样的合作想要达到最好的效果而非停留在纸面上,也需要跨越不少障碍。

更新时间:2018-08-19


友情链接:微信热文 大顺搜索 传送门 微口网 云南新闻网 经验吧 十佳招聘网 普宁新闻网 海口律师 洛阳律师


申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731761942@qq.com

大顺新闻中心 @ news.666666.so